集運快 > 獨家報道

遇見 | 觀海聽濤,枕星而眠,這座海島的民宿要火!

2020-07-04 編輯: 威海新聞網·Hi威海城市客户端
  村上春樹説:“看海看久了想見人,見人見多了想看海。”
  
  你有多久,沒有認真去感受生活了,去踏一朵浪,去觀一片海,去等雨停、等天晴、等日落,去等萬家燈火亮起,等温潤的海風吹散疲倦。
  
  我見過很多樣子的劉公島,晴空萬里、春意盎然、秋色闌珊……卻唯獨不曾見過雨中的這座海島,我決定在一個小雨淅瀝的日子,前往劉公島。
  
  遊船駛離碼頭的那一刻,內心是滿懷竊喜的,彷彿是完成了一場蓄謀已久的“逃跑計劃”,逃離生活的喧囂,跑向靜謐的海島。
  
  坐在船上靠窗的位置,長方形的窗户像畫框,定格着窗外的那片海,大約20分鐘的航程,海鷗跟着我們一路乘風破浪,遠處城市的輪廓漸漸模糊,眼前的劉公島在煙雨中開始明朗起來。


  雨依然沒有停,淅淅瀝瀝地落滿劉公島的老街古巷,石板路上沾滿了青色的雨絲,海面氤氲着水汽,給海島蒙上一層薄紗,有一種江南煙雨的詩意和婉約。



  撐一把雨傘,漫步在百年前的老街,彷彿行至戴望舒筆下悠長的《雨巷》,也彷彿走進了李煜和柳永的故鄉,也恰似白居易的那句“忽聞海上有仙山,山在虛無縹緲間”。

  雖然沒有烏篷船和青石橋,但煙雨朦朧的劉公島,少了些許往日的嚴肅與凝重,多了幾份嬌羞與浪漫,像個飽讀詩書的才女,温文爾雅、含蓄內斂。

  
  沿着海島走走停停,像一次沒有尋寶圖的尋寶遊戲,除了那些眾所周知的必打卡景點,還藏着一些驚奇的際遇,比如白牆藍門的小房子、大片的爬牆虎,撐着透明雨傘,隨便一拍都是文藝大片。

  
  原來,劉公島的美不僅僅表現在歲月留下的印記、歷史寫下的底藴,還隱匿在不經意的細微之處,經得起推敲與考量,值得你用心去感受,用腳步去丈量,有眼睛去捕捉那些小美好。

  
  傍晚,島上出現了雙彩虹,色彩斑斕的虹像掛在海島的項鍊,將劉公島點綴得格外優雅。此時,西邊的天空拉開一條縫隙,一道陽光温柔地灑下,應了那句“天光雲影共徘徊”的美。

  
  彷彿有人撥開厚重雲彩做的幕布,彩色的晚霞盛裝出席,從天空的那一端,一點點地暈染開。加快腳底的步伐,和時間賽跑,奔向離晚霞最近的地方。
  
  天色漸漸暗下來,像有人打翻的水彩,畫下一幅絢麗的油畫,你就站在那,靜靜地看着,海風拂面,夜色撩人,心情也跟着豁然開朗起來。
  
  遠方燈火闌珊、星星點點,坐在海岸上,換個角度眺望威海灣,別有一番情趣和意境。劉公島的夜很靜很靜,沒有車水馬龍的繁華,也沒有人來人往的喧囂,只能聽得見海浪翻湧和蟲鳥窸窣的聲音。

  
  有人説,城市的燈光太亮,看不到故鄉的星星。但在劉公島上夜宿,卻可以滿載一夜月色星輝,若是饒有雅興,可以坐在民宿的門口數星星,找回年久失修的兒時記憶。
  
  “枕中雲氣千峯近,牀底松聲萬壑哀”。在古香古色的民宿裏,與海為鄰,住在無盡藍的隔壁,枕着濤聲和星斗而眠,沉入温柔的美夢,那些失眠和焦慮也通通不治而愈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叫醒你的不再是鬧鈴,而是島上清脆的鳥鳴。醒來後,也不必慌慌張張的趕路、擠公交,可以慢悠悠地吹開房門,一邊呼吸新鮮空氣,一邊伸個舒服的懶腰。

  
  在這裏,好像所有的時間都慢下了腳步,你可以去林間小路晨跑,也可以去東泓炮台等一場日出,看那萬丈霞光鋪滿海平面的驚豔,看海岸浪潮翻湧拍擊礁石的壯觀。

  
  雨後的劉公島,空氣中散發着淡淡的草木香。吃過早飯,可以和朋友坐在民宿小院裏聊天嬉戲,很多個瞬間都感覺回到了小時候,招呼小夥伴出來玩,站在門口喊一嗓子即可,那種久違的親切感呼之欲出。
  
  有人説,看一千句旅行的句子,都不及自己站在陽光裏按下一次留住風景的快門。

  
  從夜幕到日出,從煙雨到豔陽,在劉公島上的種種遇見,都彌足珍貴。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裏,我們需要一個地方去慢下腳步,去歸回生活的本真,我想劉公島正是這樣一個地方。
  
  不妨就在這個夏天,來劉公島觀山聽海、枕星而眠,體驗旅行的意義。(文/胡楊 圖/秦炳建 董永利 宮舉衞 劉彬 尤進堂 孫韶寧)
- END -


籤審:孫
複審:譚立勇
編輯:胡